湘西州完成土家语苗语地名录编纂工作

作者: 发布时间:2017-12-20  来源:
 
 地名普查是一项公益性、基础性的国情调查,普查的目的是为了更好的应用,服务于社会经济发展。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是湖南省土家族苗族集中的地方,两个主体民族人口占全州总人口的百分之七十八。两个具有悠久历史的民族,有着厚重的民族文化,地名文化是其重要组成部分。第二次全国地名普查,为挖掘湘西州土家族苗族地名文化提供了极好的机遇,湘西自治州在地名采集过程中,注重挖掘其中的文化内涵,使地名采集过程成为挖掘、整理、弘扬传统地名文化的过程,主动把地名普查工作与当地的社会经济发展,密切结合起来,充分利用全国第二次地名普查项目为湘西自治州全域旅游服务搭平台。湘西自治州组织专家学者利用普查成果编纂了湘西自治州土家语地名录、苗语地名录。

党的十九大提出,要坚定文化自信,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文化兴则国运兴,文化强则民族强。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没有文化的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地名文化是传统文化的瑰宝,是文化的基石。少数民族语地名有着独特的文化内涵,科学的诠释这些少数民族语地名,能在相关领域如实的反映少数民族传统文化,更能系统的梳理和理解少数民族在形成和发展过程中诸多方面的史料,有利于丰富民族学知识,服务于当地的经济社会发展,振奋民族精神。

                                        

人们把特殊性地物及历史事件、风土人情浓缩到地名里,从内容涵义到形式表达,都是一种文化创造。从湘西自治州土家语、苗语地名的命名分析,有言人的,状物的,记事的、喻意的等,统阅之,细品之,就是一部湘西活历史,就是一幅湘西活地图,就是一台湘西文化大戏。采集几例,美丽的湘西山水、纯朴的民族风情、精巧的民间工艺、丰富的地方特产、悲壮的斗争历程,尽在其中。

湘西是山清水秀、古树蔽日、动物繁衍的森林公园。请看“哥拉”,苗语“哥”为山,“拉”为野兔,“哥拉”意为山体高大,连绵不绝。山中林木茂盛茅草丛生,山中野兔常在此觅食嬉戏。“着落寨”,苗语“麂子”叫着落,该地麂子多,是苗人狩猎的好地方。“夯达纠”,苗语“夯”为溪沟峡谷,“达”为打或打死,“纠”为老虎,兽中之王也难逃苗族猎人的火枪、虎叉。

湘西是物产丰富,风味独特,遍地是宝的聚宝盆。“夯图瓦”,苗语意为樱桃树很多的峡谷。“夯送得”是蜜蜂多的美丽峡谷。“夯林考”意为村边的一棵参天古树,其树叶可做粑粑吃,味道鲜美。佑大的湘西是一座绿色食品的大仓库。

依山落寨,傍水立、随遇而安是湘西土家族、苗族民居环境的选择。湘西自治州有120多位百岁老人,年龄最大者125岁。百岁老人占总人口比例值高出全国平均值的两倍多,这极可能与他们仙境般的居住环境有关。“格普格 ”,苗语“普”为阿公,“ ”为阿婆。“格普格 ”为阿公山阿婆山,即汉语吕洞山。吕洞山海拔1200多米,是苗祖圣山,是湘西著名的风景区。那里山高林深,流水潺潺,是苗族人祖祖辈辈居住的地方。“构公”即黄金村。该地因生长一种黄色的蘑菇而得名,是保靖县黄金茶的原产地。村中一株树龄达400多年的黄金树王而闻于世。湘西州以山岭、山岗、山坳命名的地方很多,以溪沟、峡谷、水井命名的地方也很多。真是一方山水养育一方人。

制作精巧、质地上乘、独具特色的民间工艺。“石科”村,石科土家语意为“升子”,一种量具,梓木做成,工艺精致,畅销湘、鄂、渝诸地而得名;“卡切湖”村,产黄杨木梳子的山沟,此梳子曾畅销全国多个省市;“他卜”村,土家族织锦的纬线称为“他卜”,该村制作织锦纬线很有名,各地均在此村进货;“岩冲”即生产西兰卡布被面的地方;“塔作坪”意为出木匠的村;“补足”意为造船的山谷等等。土家人民的能工巧匠、精湛工艺,铭刻在地名史册上。

诗情画意、山歌苗鼓、老幼皆浓的文化艺术。走进湘西,可谓是歌的海洋、舞的山乡、节的天堂。“夯沙”,苗语“夯”为美丽的峡谷,“沙”为苗歌,“夯沙”意为峡谷飞歌。“引挪”苗寨,苗语即打鼓的寨子。“补抽”,苗语就是在缓坡立有几人秋的抽柱。赶秋节是苗族著名的节日,赶秋作为中国二十四节气中的组成部分成功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资文化遗产代表著名录。

图腾信仰、敬重自然、经久不衰的神秘传说。土家族的信仰,有祖先信仰、巫神崇拜、自然崇拜、龙崇拜、英雄崇拜、生殖崇拜等。由这些崇拜引发出丰富多彩的神秘传说。在地名中得到广泛印证。古丈县的“社巴坛”地名,就是古丈县断龙乡田家洞村一带祭祀土家族祖先“舍巴”的记载,“舍巴”是传说中的土家族首领,早于土家族信奉的祖先神“八部大神”,因为传说“八部大神”也祭祀“舍巴”。这在土家族史诗《舍巴歌》亦称《摆手歌》中有详细记载。龙崇拜是自然崇拜的引申,因为龙、神多与求雨、避邪有关。据部分统计,与龙有关的地名,永顺有30多处,龙山有40多处,保靖、花垣各有20多处。每一种信仰都有一系列传奇故事。保靖县龙溪乡土碧村表演的“毛古斯”,体现土家族先人对生殖的崇拜,众人身着稻草,夹着象征男性生殖器的道具,表演春、夏、秋、冬劳作,该舞蹈被称为戏剧舞蹈的活化石,作为土家族代表性艺术,被国家博物馆收藏。

不畏强暴、爱国尚武、反抗封建压迫的历史述说。据统计,在凤凰、吉首、花垣、古丈四县市中,以营、塘、碉、卡、屯、堡、盘命名的村寨就有114个。从明朝开始修建的“边墙”,即现在的南长城,长达380余里。凤凰县的“高营盘”,即山上的驻军地。麻冲乡的“垹高告”,苗语汉译为同清军作战的山坡。“吾斗”苗寨意为习武的棍棒寨,“都受”村意为钢锤村。司武为战,保卫苗族自己的村寨。乾嘉苗民起义首领吴八月、石三保率众揭竿而起,反抗清廷“改士归流”,激战十余万清军,杀死福康安、和琳两个一品大员。起义虽然失败了,却换来了朝廷让步,实行“苗地归苗”政策,吴八月、石三保等英雄人物的事迹流传千古。

古地古名,金篆碑刻,无心插柳柳成荫。里耶,土家语意为“开拓这片土地”。秦朝时期就在这里实施管辖,三万多枚秦简的出土,震惊世界,人们称之,北有兵马俑,南有里耶秦简,它告诉人们二千年前里耶的真实状况。永顺县猛洞河,土家语意为生长竹子的洞河。正因为其漂亮才让人们记住,进而流传为地名,如今成为名扬四海的“天下第一漂”风景名胜。看来古今之人,审美标准略同,只是时代在进步,生活方式在改变,美的地名,经过政府倡导,文人笔墨,成为当今一大产业:旅游。

编纂土家语、苗语地名录是一项繁杂的系统工程。首先,要从近十万条地名信息中筛选出土家语、苗语地名,得逐条选,逐字析。其次,从选出的6000余条土家语、苗语地名中,排除名称相同,意义相近的,需要归类合一,逐一核对。

筛选土家语、苗语工作就如大海捞针,而精选土家语、苗语就是沙里淘金。选入的词条,要用西南官话、汉语拼音、国际音标、民族文字注音(专家们费尽心思,让地名录即要普通老百姓看得懂,又可送专家学者去研讨),对其基本内容、历史沿革、地理描述,梳理入条,进行审音定字,还原土家族、苗族优秀的传统文化,正本清源,汉字用字规范。

解读土家语、苗语地名存在不少困难,地域性差异、县市之间的民族语言差异,导致语音、语调、甚至词根都有所不同;地名的地理背景对于解译其义至关重要,而数千条地名分布于千村万寨;湘西州精通土家语、苗语的专家学者现已不多,专家少,工作面宽,这给土家语、苗语地名翻译工作带来巨大挑战。这些难题,都难不倒愿为民族文化作贡献的专家学者。有的专家,带着重病深入实地调查;有的专家,不顾高龄,登门访问,有的专家,冒着酷暑,四进现场。湘西自治州土家语、苗语地名录的编纂工作顺利完成得益于以彭司礼(州人大原副主任、研究员、土家语文化研究会会长、68)、龙文玉(州政府原副州长、省苗学会名誉会长、78岁)为代表的专家团队,是他们挑灯夜战,日以继夜,化繁为简,克难为易,短时间内结出了硕果;得益于省民政厅的大力支持,精心指导;得益于广东南方数码股份有限公司长沙分公司为编纂工作提供技术服务。

湘西少数民族地名文化是湘西人民的智慧结晶,口口相传留存下来的土家语、苗语地名,既是当地自然环境的素描,也是社会历史的刻痕,这些地名已经成为土家文化、苗文化信息的重要载体,编纂湘西自治州土家族苗族地名录,就是让读者读懂什么叫湘西,什么是湘西精神!(湘西州第二次全国地名普查领导小组办公室)